首頁» 新聞網» 媒體北理» 媒體理工

深夜11點,4002燈光還亮著


原文標題:深夜11點,4002燈光還亮著

原文鏈接://bjwb.bjd.com.cn/html/2019-12/02/content_12432921.htm

  當時針走過午夜12點,一位耄耋老者和一群青年學子走出教學樓,在相伴而行的路上,還在不停地討論著實驗中的難題。

  這一幕,在北京理工大學校園里天天上演。有課時,他是為學生答疑解惑、排除萬難的“老張老師”,沒課時,他是堅守在4002教室,為學生點亮明燈的“光電爺爺”,他就是北京理工大學光電創新教育實驗基地創始人、84歲高齡的教授張忠廉。

  從青絲到華發,他在北理工的校園里求知成長,也在這里教書育人,至今已63載??璐蔥陸逃緯?、創建實驗基地,這些年來,他一直深耕培養一流人才的教育事業,做照亮學子前行路的那盞明燈。

  “劇組式”教學

  周四晚上6點半,北理工八號教學樓4002教室,三十余人的小班課堂里,張忠廉選了一個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。

  一位年輕干練的女教師走上講臺,開始講授面向全校大三學生開設的實驗選修課,她是張忠廉的學生王冬曉副教授。在她的講授和引導下,同學們要實際動手將一個小信號放大儀表的機芯調試裝配在機箱內,完成一個數字顯示放大器。而老張老師則守在“幕后”,觀察學生和主講老師的表現,“我們的課就像一個劇組一樣,三個老師和學生同上一節課,主講王冬曉老師在臺上講,老張老師在下面和助教學生團隊配合講解和輔導,就像說相聲一樣可以插話,輔導學生,為他們排除問題。另一位老師是張麗君副教授,學生們稱她為小張老師,遠在美國訪學,邊學邊改?!閉胖伊ψ哦約欽囈饈偷?。

  課堂的第一個環節,是學生展示。工程力學專業的楊克同學為大家梳理了儀表機芯的生產工藝流程。完成講述后,王老師讓他走到最后一排看PPT。正當大家都疑惑不解時,老張老師得意地向記者“劇透”:“這是要讓他看看自己做的PPT的效果,能不能看清楚啦?!?/p>

  果然,王冬曉老師從報告展示效果呈現的角度給楊同學提出了幾點建議。

  在張忠廉看來,鼓勵學生放手去創造是基地培養人才的關鍵之一?!翱翁蒙?,教師應先系統地講解知識,再引導學生進行??槭導?,最后學生手寫總結報告,深化記憶學習;課外活動中,應先讓學生動手實踐,做一個與期望目的差不多的模型,然后教師介入,進行針對性指導?!?/p>

  看王老師的知識講解即將結束,張忠廉緩緩起身,從教室后的柜子里拿出同學們上節課安裝的半成品,為大家分發下去,“我檢驗過大家的作品,有4個有毛病,你們一會兒自己調試、檢驗?!?/p>

  這堂課從晚上6點半一直上到9點,張忠廉都在幫助學生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,對于每位學生的問題,他都要親自動手操作。

  做好學生的勤務員

  在光電創新教育實驗基地,張忠廉最喜歡走在不同學院、專業的學生中間,為大家指點迷津、指明方向。

  每屆學生進入基地時,張忠廉都會要求每人寫400字的自我介紹,并親自閱讀,了解每位學生的情況。每學期制訂教學計劃前,他都會找學生聊一聊,傾聽需要,再據此制定基地的教學內容。

  每學期基地的上課時間,都是經過他再三協調,以免選課的學生發生課表沖突的情況。有時候學生因病誤課,他還會安排基地教師為其補課。在精力允許的情況下,他會親自批閱每份實驗總結報告,并把優秀的作業結集成冊,留給下一屆的學生觀摩、學習。

  “我的作用只是在他們需要的時候遞水遞毛巾,做好他們的勤務員?!閉胖伊櫚廝?。

  1986年教改時,張忠廉開設了《儀器儀表電子學實驗技術》必修課,課程中對學生實踐創新能力的培養得到上上下下的認可?;匾淶蹦?,張忠廉把這門課當作“基地”事業的開端。

  退休后經過多年的探索,2000年,北理工特批15萬元經費立項,支持張忠廉創建“光電創新教育實驗基地”,希望打造一個跨專業培養學生實踐創新能力、提高學生科學素質的實踐育人新模式。

  談起基地的教學特色,張忠廉心得滿滿?!巴ü佳淖雜商剿?,建立融合學生興趣與創新潛力的培養新模式,將多個學院、不同學科、不同專業的學生有意識地混合組隊,鍛煉了學生多學科知識交叉的能力?!?/p>

  在摸索中,他還建立起一整套引導學生創新實踐的教學模式——建立最佳知識結構的同時,引導學生逐漸建立最佳智能結構,在本科學習前期通過實驗選修課,打好實踐能力基??;后期則通過畢業實習和畢業設計兩個教學環節,達到綜合運用所學知識解決實際問題的目的。

  在張忠廉帶領下的基地,迅速成為北理工創新實踐育人的金牌項目。在這里,一大批創新能力突出的學生涌現出來,他們在“挑戰杯”全國大學生課外學術科技作品競賽、全國大學生機械創新設計大賽、全國大學生光電設計競賽等大賽上摘金奪銀。1萬余名學子在這里鍛煉,收獲成長。

  駐守“4002的燈光”

  “張老師,我來做實驗啦?!薄襖險爬鮮?,今天放學還一起走呀!”……晚上9點鐘一下課,在4002教室門口等候多時的學生陸續走進來,找到空位坐下,迅速進入學習狀態。

  “這個小張是我們學院的研究生,來基地里做實驗的;他是計算機學院的,要考本校的研究生,我沒記錯吧……”張忠廉高興地向記者介紹每位來深夜自習的同學,“9點過后,我的工作才剛剛開始?!彼Φ?。

  “深夜11點的信息教學樓,其他教室早已是一片沉寂,而4002的燈依舊亮著。4002,沒有什么不同,將近300平方米的面積,258個座位,108盞燈,它只是信息教學樓6個階梯教室中普通的一間;4002,確有不同,每到子夜,依舊有百余名學子在此堅守,挑燈夜戰……”前幾年,一篇題為《在北理工,有一盞燈叫“深夜十一點的4002”》的“新聞特寫”,曾經發表在北京理工大學新聞網上,短短時間內點擊量過萬。如今,“深夜十一點的4002”依舊燈火通明,“4002的燈光”已經成為學校勵志向上的代名詞。

  “4002的燈光”,是張忠廉每天堅持為勤學的學子們駐守的4002教室的燈光。這個看起來普通的舉動,他已經堅持了十多年。令他欣慰的是,這些來自習的學生,不僅有自己教過的學生,更多的是自己沒教過的,為了備戰考研、備考資格證而來,更有人是從外校、外地而來?!八侵杏腥舜由蕉?、云南等地過來,為了考我們學校的研究生,今年還有一個海南來的學生。這些孩子都說,一進到這個教室里,心就靜下來了?!碧岬?002教室里的學生們,“光電爺爺”如數家珍。

  “他們每晚都來,有時我在4002教室上課,他們就坐在外面的樓道里,擠在走廊的小桌子上學?!鋇群⒆用墻淌揖蠶灤難傲?,張忠廉會從基地辦公室里搬個小桌子,陪著學生們一起學習,只要有人需要他解答疑問,他都會傾囊相授。

  每晚十一點半過后,把教室里的燈和電子設備關好、門窗鎖好后,張忠廉才離開教室?;丶業穆飛?,學生們相伴護送,雖然就住在校園里,到家也已是凌晨?!澳忝遣揮玫P奈業納硤?,每天都有學生送我回家。十幾年一直如此,尤其是遇到雨雪交加的天氣,學生們更是盡心陪伴,一直把我送上樓?!泵康庇腥宋砉槎P?,他總是如此解釋。

  正因為有這些可愛的學生,已經退休20多年的張忠廉,幾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,如果有人問他為什么這樣做,“看到學生的成功,我會感到無比快樂?!本褪撬齙拇鳶?。

分享到: